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微信名称:静宁生活网

微 信 号:jingningxian-com

微信QQ:449226133

微信名称:静宁生活网

微 信 号:jingningxian-com

微信QQ:449226133

女子照顾偏瘫丈夫近20年 称太累了靠墙能睡着

2017-1-12 05:19| 发布者: 征战| 查看: 350| 评论: 0

摘要:   原标题:西安女子照顾偏瘫丈夫近20年 称太累了靠墙能睡着  段西英给老伴活动手关节     在田忠的记忆中,母亲段西英只哭过一次。那是他结婚时,母亲有些愧疚地告诉他,咱家连彩礼钱都没有,妈觉得对不起你 ...

  原标题:西安女子照顾偏瘫丈夫近20年 称太累了靠墙能睡着

  


段西英给老伴活动手关节   

  在田忠的记忆中,母亲段西英只哭过一次。那是他结婚时,母亲有些愧疚地告诉他,咱家连彩礼钱都没有,妈觉得对不起你。“哪里有啥对不起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就是福气。”如今,田忠的女儿已经两岁,这个家最困难的日子,过去了。

  “靠着墙都能睡着”

  田忠31岁,西安33路公交车司机。昨天上午,正赶上田忠休息。他带记者来到西安东郊酒厂小区的父母家。这是一栋30年前的老家属楼,两室,50多平,格局陈旧。

  田忠的父母住在一楼,用砖头垒了一堵矮墙,隔出一个小院子来。院子里挂着两个近一米长的铁衣架,上面挂满了洗干净的毯子,方的、圆的,花花绿绿。

  屋里头,段西英正给丈夫田长轩喂饭。这顿饭,极简单,但喂起来,很费力。

  “1997年,第一次脑梗,2008年,又犯了一次,左半个身子彻底动不了。”那是段西英最难熬的日子,她所在的厂子不景气,她便四处打工,卖过报纸、干过公厕收费员、擦过公交车、给食堂包过饺子。

  “我垮了怎么办?只能硬撑着。”常年瘫痪在床,田长轩的牙齿几乎掉光,照料他的方式,像是在护理婴儿:入口的水,段西英总是先嘬一口,试试温度;饭菜颗粒稍微大一点,他就会呛住。

  段西英说,最难熬的是晚上。田长轩起夜很多次,他说不成话,每次都大声嚷嚷,拍打床、拍打被子,将段西英叫醒。

  “这么多年了,我都是穿着衣服睡觉,白天太累,但晚上又不敢睡得太沉,他稍微有点动静,我就醒了,照顾他大小便。”她摇了摇头,有些苦笑,“不瞒你说,我靠着墙都能睡着。”

  “家虽不富裕,但特别有爱”

  这话不夸张,田长轩身高近1米8,扶他翻身、换尿布,把他从床上抱起来,放在椅子上、轮椅上,其中任何一个步骤,都极其吃力。“有时抱不动,就扛着、驮着。”段西英57岁,高血压,每天要吃好几种药。夫妻俩的生活来源,全靠她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。

  这一切,作为儿子的田忠,记着、也感动着。婚后,他搬进了隔壁单元的新房。每天上下班,都会来看一眼父亲,“回到家,能喊一声爸妈,很幸福。”他说,虽然父亲不会说话,但父亲在,这个家就是完整的,“这辈子,我们都会不离不弃”。

  从父亲犯病至今,近20年,田忠从没听过母亲一句泄气的话,也没见母亲发过脾气,“我妈是一个很平凡的人,但是她勤劳、朴素,特别能吃苦,怎么说呢,我家虽不富裕,但特别有爱,特别温馨。”

  他当然知道,母亲的性子,其实蛮要强的,“在别人面前,永远都是乐呵呵的。”采访结束,记者提出要拍一张全家福。田忠将父亲从床上抱起,偎依在跟前。坐在另一侧的段西英,搀着丈夫的胳膊,侧着头,很幸福地笑着。

  本报记者宋雨实习生陈华罗

  来源:三秦都市报


来源:新浪网
免责声明: 本站文章部分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449226133@qq.com ,我们收到后立即删除,谢谢! 特别注意: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,插画,设计作品,如需使用,请与原作者联系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